書節舊生分享-何為獨學?

昨天回到書院為今年的九龍城書節其中一個環節《真人圖書館》作舊生分享。如果有看過我之前的影片分享,應該會覺得創意書院是一個很理想的地方,但現在看回影片和收到不少觀眾的私訊,我所講的的確不全面,因為這是我在書院三年來的經歷,在這個地方生活的方式也是自己的選擇,所以絕對不能代表全部人。

通常家長們最常問的問題就是「每一屆學生考到入大學的人數有多少?」和「如果學校的環境和教學方式這麼自由,如何確保子女能夠自律?」。不論子女以什麼理由想轉到這間學校,我想一定是他們對自己現在的生活學習模式出了疑問,所以才想脫離現在的環境去尋找新的出路,所以問題應該回到「子女如何得到好的教育」和「如何能讓他們從尋找自己的興趣中找回受教育的重要性」,為過程而不是為目標。因為有再多入大學的數據和例子,也不能夠擔保你的子女能不能考上;學校有再多看不順眼的學生,也不能代表你的子女會和他們一樣。假如要讓子女進入新的環境學習,不如趁機會想像為什麼孩子一定要上大學,大學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是為了完成一必要的階段,還是要他們受到更好的教育?如果是後者,就要必須接受每個人學習和吸收的速度都不一樣,也不必要追上教育制度的「進度」,追求生活而不只是僅僅存在在每一個地方。脫離了社會的框框,沒有人能夠擔保他們的將來會是怎麼樣,但至少走的每一步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選對了自己驕傲,選錯了自己負責,才能真正毫無藉口地接受自己每一次失敗,繼續上路。

對於學習,終究是個人的事。有心,無心;有興趣,沒興趣,不能強求。以為轉了環境就可以改變人生的,這個地方將會成為你更加迷失的地方。聽了學校講座的,會接收到十分詳盡的課程資料,也有很多其他學校不會有的課外活動和資源設備,十分離地。但學校是不是每一個學生都能有找到自己的方向,絕對不是,但問題在不在學校和老師?要迫學生去完成功課並不難,但要學生覺得自己學的是有價值,有動力去做很難,所以很多時候就是因為自由度太大,不少學生都慢慢忘記了考進來的原因,又或者之後才覺得這個地方其實不能帶給他們什麼,但一開始他們認為這個地方可以為他帶來什麼和他們原本要為自己爭取些什麼?或許自己也不知道。沒有自由和空間,很多我們認為十分有創意的事和作品就不可能會發生,但有了自由和空間,也會讓你在這個地方什麼也沒有發生。有心的老師和資源一直都在,如何求學和運用就是自己的事,這也是「獨學」的重要性。

「獨學」是需要極大的決心,因為再沒有範圍和考試去告訴你以什麼的標準去讀,怎麼樣學才是正確,也沒有終點。讀藝術就是一個例子,讀藝術不是只有畫畫和設計,不喜歡閱讀和學習的人更不適合做藝術,因為做每一件作品除了包含自己的經歷和審美,內容是十分重要,而內容是從哪裏來?從你的經驗、感受、認知和閱歷。即代表你可以和需要涉獵的範圍是無邊際的,所以讀藝術要閱的書和學的知識比任何一科都多。在白取春彥的《獨學術》裡面講過「學習」是一種低層次的事,只是像孩童抄生字簿一樣 「Learning」,是種模仿的行為,而獨學是要脫離學習範疇,尋找自我風格,才是「Studying」。因此我們學再多也要吸收才能獲得知識,而知識是為了磨練智慧而存在,假如我們現在追尋的是智慧,「大學自然不存在我之外,而存在於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