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節舊生分享-何為獨學?

昨天回到書院為今年的九龍城書節其中一個環節《真人圖書館》作舊生分享。如果有看過我之前的影片分享,應該會覺得創意書院是一個很理想的地方,但現在看回影片和收到不少觀眾的私訊,我所講的的確不全面,因為這是我在書院三年來的經歷,在這個地方生活的方式也是自己的選擇,所以絕對不能代表全部人。

通常家長們最常問的問題就是「每一屆學生考到入大學的人數有多少?」和「如果學校的環境和教學方式這麼自由,如何確保子女能夠自律?」。不論子女以什麼理由想轉到這間學校,我想一定是他們對自己現在的生活學習模式出了疑問,所以才想脫離現在的環境去尋找新的出路,所以問題應該回到「子女如何得到好的教育」和「如何能讓他們從尋找自己的興趣中找回受教育的重要性」,為過程而不是為目標。因為有再多入大學的數據和例子,也不能夠擔保你的子女能不能考上;學校有再多看不順眼的學生,也不能代表你的子女會和他們一樣。假如要讓子女進入新的環境學習,不如趁機會想像為什麼孩子一定要上大學,大學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是為了完成一必要的階段,還是要他們受到更好的教育?如果是後者,就要必須接受每個人學習和吸收的速度都不一樣,也不必要追上教育制度的「進度」,追求生活而不只是僅僅存在在每一個地方。脫離了社會的框框,沒有人能夠擔保他們的將來會是怎麼樣,但至少走的每一步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選對了自己驕傲,選錯了自己負責,才能真正毫無藉口地接受自己每一次失敗,繼續上路。

對於學習,終究是個人的事。有心,無心;有興趣,沒興趣,不能強求。以為轉了環境就可以改變人生的,這個地方將會成為你更加迷失的地方。聽了學校講座的,會接收到十分詳盡的課程資料,也有很多其他學校不會有的課外活動和資源設備,十分離地。但學校是不是每一個學生都能有找到自己的方向,絕對不是,但問題在不在學校和老師?要迫學生去完成功課並不難,但要學生覺得自己學的是有價值,有動力去做很難,所以很多時候就是因為自由度太大,不少學生都慢慢忘記了考進來的原因,又或者之後才覺得這個地方其實不能帶給他們什麼,但一開始他們認為這個地方可以為他帶來什麼和他們原本要為自己爭取些什麼?或許自己也不知道。沒有自由和空間,很多我們認為十分有創意的事和作品就不可能會發生,但有了自由和空間,也會讓你在這個地方什麼也沒有發生。有心的老師和資源一直都在,如何求學和運用就是自己的事,這也是「獨學」的重要性。

「獨學」是需要極大的決心,因為再沒有範圍和考試去告訴你以什麼的標準去讀,怎麼樣學才是正確,也沒有終點。讀藝術就是一個例子,讀藝術不是只有畫畫和設計,不喜歡閱讀和學習的人更不適合做藝術,因為做每一件作品除了包含自己的經歷和審美,內容是十分重要,而內容是從哪裏來?從你的經驗、感受、認知和閱歷。即代表你可以和需要涉獵的範圍是無邊際的,所以讀藝術要閱的書和學的知識比任何一科都多。在白取春彥的《獨學術》裡面講過「學習」是一種低層次的事,只是像孩童抄生字簿一樣 「Learning」,是種模仿的行為,而獨學是要脫離學習範疇,尋找自我風格,才是「Studying」。因此我們學再多也要吸收才能獲得知識,而知識是為了磨練智慧而存在,假如我們現在追尋的是智慧,「大學自然不存在我之外,而存在於我心」。



《 黑鏡-白色聖誕》:是科技還是人性惹的禍

ec51ba_d55c833a9b6344139fc8fefe920ff3b5.jpg

先來講講《黑鏡》這套劇,當初看著套劇是在書院上文學課時老師播的,看了第一集 ‘’國歌’’ 後就像被人狠狠刮了一巴,而且你不敢換手,因為我覺得自己會是劇中諷刺的那一群人民(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在網上搜)。

帶帶頭盔,我是美劇的忠實粉,但看完這劇之後就會知道為什麼美劇一直會被英劇比下去。美劇是走家庭路線的,校園青春丶家庭歡樂丶驚悚懸疑類的基本上說的出來我都有在追,當然美劇製作一點也不馬虎這是肯定的,但相比起英劇,就以《黑鏡》來做例子,是不可能用來送飯的,它所承載的理念,遠比吸血鬼丶喪屍丶花邊八卦這些題材來得嚴肅,把「如果我們愚蠢,十分鐘之後就會是這樣」的思想深深刻在我腦海裡。一季只有三集,故事沒有關聯,卻能讓人迫不期待的追下去。本以為兩季後就完結,怎料上年宣布即將會籌備第三季!這個白色聖誕特輯是開播前的小驚喜,我是很喜歡的。

先講故事背景,在故事裡每一個人都裝有「Zed- Eye」,通過這個人工智能科技,人類可以通過眼球 Eye link 進行視覺共享,聽起來其實很恐怖,現在把資料一放到網上要完全刪除基本上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別人可以透過平板看到你的第一視覺。男主利用這科技替「客戶」進行私下的約會服務,提供即時溝通技巧,如何對答和一舉一動都可以立即指導他們。他稱這個是服務,給予幫助,因為他清楚人類如何思想和作什麼的回應和姿勢會讓對方對你提升興趣。約會和交往本是二人溝通過後覺得二人合適才發展下去的步驟,但卻變成了一種為了得到肉體慰籍的某種手段,溝通成為一種社交技巧,生活中我們有否為了討別人的歡喜而裝出另外一個自己,在迎合中漸漸分不清自己原來的模樣,不能真實地對待人,因為我們都不能夠真實地對待自己。男主把溝通方式轉化為策略,分析說什麼話不會冷場,做什麼反應會顯得自己有吸引力,把答案全都丟出來,不需任何思考的過程,成功的方法就只有不斷練習這些標準答案。溝通的本身是包含著兩個人的意見立場,需要過程和了解才會得出了共識,這些策略好比補習天王的DSE即食考試重點,結果就是我們都忘記了學習與教育的過程重要性,直接跳到成績定生死的階段(有點離題)。這種非黑即白的價值觀把重視精神層面溝通的人逼到絕路,男主把這種人定義為 Outsider - seemed content with being ignored,稱他們為有魅力有難度的人,這種評價是褒是貶,把人類劃分成沒有感情的物件,再以相對的方式去處理,是一個解決的方法還是逃避面對人與人真誠溝通丶赤裸裸的那一面。

《黑鏡》中常常提到的是在科技下人性的醜惡,我們在網上留過多少言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會說出口的,或者是我們在平常生活中未能說出口的為什麼在網上就可以暢所欲言,那誰才是真正的自己。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惻隱之心,很多時候我們看到別人做出一些無情和不可理喻的事,我們很輕易就能從第三身的角度去理性地做出回應,但是非黑白很難區分清楚,只在於我們願不願意去感受和理解-說易行難,因為我們沒可能親身經歷別人在經歷的,感受他們的心情,但我們有能力去選擇自己面對事情的態度與方法,去給予正面和負面的回應,又或者是不作回應,都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故事中的男主的正職是為客人做一個副本為自己服務,意念像克隆人一樣,但副本只是一個代碼,並不存在於真實的世界。他們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所以男主需要為副本「設定」到他們接受了自己只是一個副本,成為客人自己的一個奴隸。聽起來好像很不人道,但合理的理由是副本並不存在,只是他們認為他們存在,在不傷人害己的情況下,這個科技絕對是偉大的發明,自己奴役自己,自己娛樂自己。但你會覺得寒心,因為你看到事情發生的一切,看到副本的掙扎和反抗,到最後敵不過程式內時間設定的煎熬而接受現實,當然使用者不會覺得殘酷,因為他只是看得到那一部機器,所以不能感受到副本的痛。我也覺得使用者不是全錯,因為對他而言,這只是一個服務,所以這個科技是代表人類享受更高生活質素的一步,還是顯露人性殘酷的照妖鏡,我認為是一種態度,你可以選擇當他是副本,你也可以選擇當他是有血有肉的人。’Without eye contact humans become inhumane’ 沒有人是絕對冷酷無情的,在於自己懂不懂去將這個同理心再推遠一點,別人對自己狠心,你可以選擇去憤怒還擊或者放下,因為你不能要求別人站在你的立場去看,你能做的只有將你放在別人的立場去看,對自己理性,對別人感性,這種雙重標準能讓自己活得更好。我們常說現實太殘酷,這不是讓自己變得殘酷的理由。